第三百七十八章 储君鸿钧,盘古之泪,胜负已分
作者: 星之煌更新时间:2019-07-13 17:54:59章节字数:14175
    出乎预料的棋路,落在了神圣阵营的要害之处。

    短短时间,这个庞大又臃肿的组织,内部经历了太多的纷争和辩论。

    有人想妥协,有人想抗拒到底,各执一词,不能安宁。

    妥协的,是实力弱小的,是没有底气的……他们从现实出发,进行考虑——

    按照眼前的情况,人道的大罗不断出现,制衡甚至是取代他们的神位。

    如此一来,就算最后取得了对鸿钧的胜利,那又怎么样呢?

    天帝归来,以伏羲的尿性,多半会“将错就错”,对鸿钧掌权以来的一系列改革成果予以承认……将失位的神圣给重重踩上一脚!

    到最后,他们真的是没赚到大利润,又惹一身骚。

    所以,他们想妥协,想与鸿钧和谈……因为利益,能在天庭之中上下其手,同样的,也能毫不犹豫的倒向天帝派系。

    于是乎,很搞笑的一面出现。

    不少的弱鸡帝君们,在背后装模作样的背上了几根荆条,排着队到鸿钧的面前晃悠,一脸诚恳的表示——

    ‘唉呀!鸿钧宰相呀!’

    ‘先前是我误会了您为天地、为众生的高尚品性,这是我的错……’

    ‘现在,我背负荆条,前来请罪……认打认罚,以此来清洗我的罪过……’

    ‘所以呢……您看是不是……’

    对于这些墙头草,鸿钧笑纳之,不在乎他们曾有过的添堵行为,反而是礼贤下士,出殿相迎,展现了‘宰相肚中能撑船’的大包容、大心胸,让他们一股脑的加入到玄门之中,壮大这个阵营。

    而这种场景,又被事先安排好的托,摄影录像下来,广泛的传播开,成为有力宣传,重重的打击本就不稳定的诸神集团,让它们往分崩离析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了。

    ——鸿钧,在挨了一番伏羲的社会毒打后,他彻底学精了,真正具备成为一代“脸厚心黑”领袖的才能!

    天(帝)降大任于斯人(鸿钧)也,必先苦其心志(让其亡命),劳其筋骨(追杀不断),饿其体肤(天庭刑罚),空乏其身(抢夺灵宝),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是伏羲对鸿钧的沉重期望!

    是洪荒大家长对后辈杰出人物的关怀的体现!

    为了鸿钧的成长,天帝付出了多少……谁能明白?

    为了在太昊卸任、从天帝宝座的大坑之中爬出来后,洪荒天庭能有一个合适的继任者,伏羲用心堪称良苦。

    ——是的,不出意外,在伏羲证道盘古成功、不再需要天帝这个业位时,现在代行权柄的鸿钧将正位!

    这已经被钦定了!

    即使,鸿钧曾经跟先天神圣集团有过非常不良好、不友善的接触经历,是诸神成长道路上的绊脚石……但若追根溯源,鸿钧却是真正有着天庭储君的资格,有着统率诸神的资格!

    不要忘记,天道……曾经有过、或者说是未来会有的一个重大使命。

    盘古手中的炼器炉!

    将混沌魔神杀的差不多后,盘古用天道为鼎炉,祭炼三千魔神,化作了无数先天灵宝。

    ——这,是鸿钧昔日发家的资本,是他在这个时候给那些灵宝留下了一点点感应,才能在未来搜寻到手。

    但问题来了……

    混沌魔神……真面目又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是两个家伙的双赢大成功。

    ——队友全灭了。

    ——某人眼中含泪、嘴角带笑,拿着击杀队友后掉落的金钱和装备,伤(喜)心(悦)的走上了未知的前路。

    倒果为因,一切都被埋葬在混沌的烟尘之中。

    ……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天道地位是要隐隐凌驾大部分神圣一线的。

    毕竟,在盘古手中的丰功伟绩,赋予其资本,让它能俯视诸神,有一点资格管理诸神。

    天帝不好说,储君跑不了。

    更何况,天道精的后天教育,更是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成为接班人。

    造化玉碟!

    虽然,这件灵宝稳中带皮、皮中带坑……但不能否认是,它在鸿钧身边漫漫岁月,可以说天道精是被其一手带大的!

    天帝的伟岸神格、高尚品性,不断的潜移默化,为鸿钧这张白纸,染上了他的色彩。

    到最后,鸿钧本质上,便是伏羲最满意的继承者,可以接手天帝这个宝座(大坑)。

    只不过,单纯有资格还不行,还要练练手,熟悉天庭的内部权争,掌握套路,证明自己。

    故此,当有天帝远行,储君摄政!

    而鸿钧,也不负伏羲的厚望,很顺利的接过了这口锅,熟练的背在身上。

    并且,掌握天帝留下的通关策略,发挥好了伏羲留下的底牌,一番合纵连横,打得腐朽神圣集团是狼狈不堪,几乎溃不成军。

    天帝派系,取得了阶段性的大胜利!

    与之敌对的集团,弱小神圣被局势碾压,为求止损,与其中高层心态偏离,站到了鸿钧的背后,为其摇旗呐喊,做带路党深深捅了那些巨头一刀,从中获取利益,填补了整个大事件的亏损,甚至还能有的赚!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打击山头门阀、巨头豪强,扶持中小神圣;打击庞大神圣集团,扶持玄门上位……这是伏羲、鸿钧一脉相承的治政路线,平衡整个天庭的内部力量。

    平衡,才是王道!

    那些巨头,一个个都栽在了这其中,被坑的死去活来。

    被割肉、被放血……欲退无路,欲进无门,不上不下,好不尴尬。

    到头来,他们只好抗拒到底,也只能是抗拒到底。

    如同是赌徒,被迫压上最后的筹码。

    他们真的没有办法退了!

    以前,巨头们根基深扎,羽翼丰厚,关键在于人多势众……但现在,天帝的派系多了玄门这个同样涉足底层的大杀器,那是致命的!

    削其羽翼,断其根基……当失去了摇旗呐喊的小弟、能够站在背后操纵政坛的棋子,天庭的这盘游戏,他们还拿什么去玩?

    斩断核心巨头与地方豪强接触的机会,将其放在天庭这个炖盅里一点一点的小火慢炖,想怎么炮制,到时候还不是天帝一句话的事?

    这样可怕的局势,由伏羲一手策划,鸿钧稳步执行……到得如今,神圣中的巨头才算是看明白。

    ——伏羲才不在乎他们折腾什么大‘罢’“工”,什么“不合作”。

    不让你们跳两下,彻底暴露出棋子,底层站好队……怎么好玩一刀切?

    现在好了,一刀切下,根系一点点拔除……以后,就乖乖听大boss的话,做一个忠臣,为洪荒天地贡献力量罢!

    神圣阵营中的强者看懂了,也理解了,心底止不住的寒气上涌。

    可他们也只能咬牙走到底,走到黑。

    ——不趁现在,基本盘还勉强存在,进行最后一波攻势,难道真的束手待毙?

    不甘心啊!

    “不甘心啊!”

    娲皇地产最高董事长在呐喊,小拳头握的紧紧,狠狠向高天挥出,似乎在捶着某人的幻影,将其一拳打爆。

    “我们要失去一切了……”

    “可我们还有力量!”

    “修行之贵,贵在自身……”

    “权利?博弈?”

    “是,我们是输了……”

    “但我们还剩下自己,可以依凭!”

    “诸位,让我们用武力,来清君侧!”

    娲皇站在星空中,挥舞战旗,摇动了整个星海。

    她面对天地,面对众生,大声颂念着由少阳捉刀代笔书写的“讨天道檄文”,遍数天道精八大罪,严厉指出——

    天道已恶!

    当诛之!

    “我等为众生立命,再不能看鸿钧肆虐!”

    “杀上大罗天,毁灭恶天道!”

    这样的号召,点燃了整个洪荒的战火。

    太多太多的大罗巨头,怒吼着、呐喊着,跟随战旗所指,进行了革天革命的伟大起义!

    “修我战剑,铸我战矛……”

    “一寸山河一寸血,亿万神灵征天道!”

    “点兵点将,众生为兵,神魔为将……不破天道终不还!”

    声势浩大,无与伦比!

    杀气、煞气,充斥了整个洪荒,动荡了整个宇宙。

    依稀间,似乎回到了魔劫爆发的那个时代,血腥而残酷!

    ……

    “咔嚓。”

    不周天柱的半山腰上,伏羲啃着一枚坚果,心情不那么舒畅的看着戏。

    ——任谁派出去耀武扬威的投影,被人给一拳打爆,心情都不会多么愉快。

    但是一想想,未来能收获的胜利果实,他又不计较了。

    “垂死挣扎,有用吗?”

    唏嘘感叹着,他随手一指,镇天镇道,浩瀚伟力充塞了洪荒山河。

    天帝的道,天帝的法,这一刻主宰了宇宙。

    他镇压一切的破坏,让诸神征战天道过程中所爆发的余波不能倾洒到乾坤里,损害众生。

    除此之外……没了!

    伏羲才懒得管两边爆发的大战,不去做调停者,甚至还巴不得两边将脑浆都打出来,让他这个看戏的看个过瘾。

    “不过,我似乎也看不了多少?”伏羲看着前方一片朦胧的景象,是无数恐怖力量交织的可怕杀地,“我离登顶不远了……”

    “希望,等我从里面出来,他们还没打完……”

    “嗯……应该可以。”

    “毕竟啊……这些年我放纵女娲,让她膨胀的厉害,都超越万伏的底限了。”

    “这份势力统领诸神,面对鸿钧……好歹能撑一阵子,不会秒跪。”

    啃完了坚果,伏羲拍了拍手,悠哉悠哉的继续自己的旅程。

    他将登顶不周,看个究竟。

    万古悠悠,谁掌棋局?

    踏破无数的阻隔,无视那一道道能粉碎大罗巨头躯体的劫光,伏羲最终踏入了一片古怪迷蒙的地域。

    这里很奇异,似乎是一片天地的残骸?

    又或者是混沌被劈开的景象,地水火风激荡不休。

    太多太多晶莹的血水,遍布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始一踏入此地,伏羲心底就升起了莫名的情绪,似乎是与怎样伟大的存在共鸣而得来。

    是心酸?

    是痛苦?

    是悲愤?

    太复杂了,难以辨清。

    迷茫、浑噩的在这里迈步,最终伏羲看到了与所有血迹不同色彩光芒的液滴,很晶莹,透射着绚烂的光辉。

    在看到液滴的瞬间,一种莫大的酸楚,几乎击穿了伏羲的灵魂……那是一种怎样剧烈的情感啊!

    恍惚间明悟,又像是一尊无上大能在他的耳边呢喃,倾诉一切。

    “开天的时候,我留了一滴泪……”

    ……

    不周山中,天帝很迷茫。

    天庭之中,天道精却很欢乐。

    面对诸神的讨伐天道大军,玄门诸强面如土色,鸿钧还笑得出来,能够大刺刺的指点江山。

    仿佛那要取他天道精狗命的誓词,从来就没有过。

    “我们是不是应该跑路?”

    道德用目光示意他的两个弟弟,暗地里商量对策。

    “跑路……”元始想了想,轻轻给点了个赞,“好!”

    “这不太好吧?”灵宝却有些犹豫,“不战而逃,有些丢人诶……”

    “呃……”元始认真思索,而后很郑重道,“那要不这样……”

    “我和老大借口有东西落在了昆仑,需要回去取一下……”

    “小弟你就在这里应付着……你不逃跑,就不丢人了嘛!”

    “两全齐美,你说是不是?”

    灵宝嘴角抽搐了一下,“兄长,你好狠的心……竟然抛弃我?”

    “是兄弟的,要死一起死啊!”

    “我们可不想陪葬……不值得啊!”道德感叹,“大军来势汹汹,其中高手如云……”

    “而我玄门,人数虽然也不少,但是几乎全是弱小的帝君……怎么打?”

    “想赢,真的只能看鸿钧……可他现在这模样,心态这么飘,让我感觉很悬啊!”

    这一战,绝对不是什么兵对兵、将逢将、王见王。

    玄门初成,底端战力有,中间的……算了,还是当做不存在吧。

    等于是鸿钧一人,要独自承担近乎所有的压力!

    道德担心,鸿钧承担不住,最后跪了……

    他们还不得陪葬?

    当然,鸿钧却没这份自觉。

    相反,他很淡定,稳如老狗,还能给玄门诸强发战前动员。

    “诸位!”

    “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

    “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

    “走过去,我们便能摘取胜利的果实!”

    “我们已经赢了!”

    “怎么……你们不相信?”

    鸿钧大笑,“不要不相信……事实上,在他们选择用武力来反抗、要用力量来解决问题源头的时候,他们就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鸿钧丞相……此话怎讲?”镇元子询问着心中的不解——局势发展至此,冲突如此激烈,怎么就说胜负已分?

    “要说力量,当今时代,谁能比天帝更强?”鸿钧反问。

    “天帝……自然是无双无对,万古无敌。”镇元恭谨道,“祖神不出,无人可与之抗衡!”

    “既然如此,天帝掌握无敌战力,为什么面对曾经上蹿下跳的诸神,他从来没有过大杀特杀,杀到诸神颤栗,诚惶诚恐的在手下办事?”

    “不要怀疑……他绝对有这份力量。”鸿钧淡笑,“反而是耐着性子,跟诸神博弈,进行权争,一次次的调整自己政策?”

    “……”镇元语塞,突然发现找不到合适的答案。

    “自然是因为,他明晓本末,清楚力量并非重点。”鸿钧接续,“我们修行,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提升自我!”

    “力量,只是其中的附带品。”

    “全知全能,知尚且要放在能之前!”

    “的确,力量这东西很好用……不用解决问题,能够直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等同于解决了问题。”

    “但是说到底,这其实不过自欺欺人。”

    “解决了目标又如何?问题依旧存在!”

    鸿钧轻叹,“问题的本质是什么?是对我们的诘难,是对我们思想、智慧、心灵的考验。”

    “用智慧去解决困难的问题,本身就是对我们自己思想智慧、行为处事的一种全新的升华和蜕变。”

    “修行追求的,不就是这些?”

    “用力量大杀特杀,固然是爽快,但却同样失去了这个机会。”

    “严格的说,这已经是在固步自封,不肯睁眼看问题。”

    “天帝执天庭,耐着性子与诸神博弈,在诸神不用暴力反抗之前,从始至终都是用智慧去应对……他是在将天庭乃至是洪荒,所有的生灵做为其道行心灵的磨刀石,打磨其智慧,升华其思想!”

    “诸神上蹿下跳,变着法子来为自己牟利……他们每一次秀得飞起的操作,都是对于伏羲制定的天规律令的漏洞的攻击,让伏羲能知晓自身思维在设计这些方面时的缺漏之处。”

    “知道缺漏,才好弥补,才能纠正,更完美,更进步……”鸿钧感慨,“智慧强了,道行也更强!”

    “所以,洪荒世界一直在进步,在伏羲的施政下升华,也意味着天帝一直在强大!”

    “越来越可怕!”

    鸿钧道出伏羲的状态,那是让天道都感觉颤栗的情况。

    “事实上呢,这些道理……那些大罗中的巨头也懂!”

    “你们真以为,他们钻天帝法令的空子,纯粹就是为了利益吗?”

    “固然,功德方面是占不小比重,却绝不是全部。”

    “他们也是在磨砺智慧!”

    他虚虚点指,遥指已经杀进了大罗天的帝君强者,“在天帝设下的游戏规则中,拼了命的钻空子……这里面耗费的心力怎么会少?”

    “赫然是以至强者为对手,去打磨自身的思维智慧。”

    “一个设局,一个破局……设局对破局的缺漏进行弥补,破局的再从中挑刺。”

    “不断的变更,不断的革新,才有越来越强大的蜕变。”

    “不管是天帝,还是手下的巨头,都在这样的过程中升华着,圆满着。”

    “这是一场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游戏……早已超脱了纯粹利益的范畴。”

    在竞争中进步,在博弈中升华……智慧即力量,智慧提升了,力量一样在提升!

    这其实是大罗强者的一种自我修行!

    虽然过程比较慢,但却胜在长久,源源不断。

    “直到某一天,哪一方先动用武力——这便是在表明,他们已经无力用智慧去博弈了,所有的棋路都被封死。”

    “他们只剩下了自己,也只有自己。”

    “到了这个时候,武力的反击,只是不甘心、绝望之下的表现罢了。”

    鸿钧很悠闲,“也算是为这一盘游戏盖棺定论,画上一个句号。”

    “等着下一盘,新的棋盘摆好,游戏规则制定,大家重新再来过。”

    他谆谆教诲,为玄门中的新生大罗提点着,让他们可以更快明白大罗层次的游戏规则和套路。

    这里面,杀伐是有,但已经逐渐从主流退下。

    除非是那种非此即彼的情况,凡是有妥协的余地,多是会进行一番博弈。

    觉得棋路有些落在下风,有点委屈,就想大杀四方?

    不说大罗不死特性,先天不灭灵光永恒不灭,绝对的抹杀本身就是伪命题。

    就说漫漫修行岁月中累积的修养呢?心性呢?

    没有承载天地、背负荣耀和痛苦的心灵,是怎么混到大罗道果的?

    痛苦都不能击倒的人,又怎么会因为一时的吃亏而爆发?

    大罗倒果为因,所以看因看果……至于此中过程经历几番磨难?

    却是不在乎的。

    甚至有时候,会希望磨难越多越好。

    只有大磨难,才有真人杰!

    不过,磨难归磨难……要是磨难之后还没收获,爆发宣泄一下,那也是人之常情。

    就比如说——现在!

    一大票大神通者,气咻咻的上门找场子来了。

    他们明知道十有八九打不过,但未免一口气憋在心里憋坏了自己,还是选择了用战斗,来酣畅淋漓的发泄!

    这是一场几乎锁定了必败结果的战争。

    可却不是为了赢而战斗,是为了自身的宣泄。

    最后的反扑,绽放辉煌,祭奠过去的自己——

    我努力了,我奋斗了,我拼尽一切了!

    虽然仍旧失败,但我不后悔!

    当然……如果能溅对头一脸血,就是最好了。

    “可惜……”娲皇心中叹息,“伏羲那个油滑的家伙,竟然跑了!”

    “留下只天道精,代他受过。”

    PS:emmm……皮者,终断腿。第三百七十六章被封印了,作者君在积极拯救修改中。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