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武顺
作者: 庚新更新时间:2019-07-06 20:56:30章节字数:4834
    苏庆节有点懵!

    不过,当他看到苏大为朝他连使眼色,总算是反应过来。

    你约我来这里,作甚事?

    他一边着,一边朝那青年瞄了一眼。

    青年仍低着头,专心致志的调制果浆,似乎没有看到苏庆节的到来。

    怎样,上次和你的那件事,考虑如何?

    我跟你,思莫尔已经回老家了。明年开春以后,他会带十个美丽的胡姬过来。到时候咱们的酒肆一开张,肯定会吸引很多客人,钱就会像流水一样进入咱们的腰包。

    苏大为勾着苏庆节的脖子,在案子旁边坐下。

    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那青年一眼,发现青年抬头朝这边看了看,旋即露出不屑之色,又低下头继续忙碌。

    这个事情,回头再。

    苏庆节做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笑嘻嘻回答。

    到底怎么回事?

    他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苏大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

    等会儿再。

    苏大为也压低了声音,旋即又做出窃窃私语的模样,搂着苏庆节的肩膀,低声话。

    这家店有什么背景?

    我哪里知道。

    你不是万年县的不良帅,你不知道?

    副帅,是副帅。苏庆节道:怎么,这家店有什么问题?

    两人正着,忽听一阵脚步声响起。

    一个衣着华美的女人走进来,先看了坐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苏大为三人,而后径自走到了青年面前。

    邓坤!

    啊,是武娘子啊。

    青年看见那女人,立刻露出了笑容。

    这女人,长的确实漂亮。

    不知为什么,她的眉眼间,有一种让苏大为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听青年称呼她的名字,苏大为眸光就是一闪。

    他连忙侧耳凝神,想要听女人和青年的交谈,可没想到那青年却领着女人进了后屋。

    哈,这子倒是有艳福。

    什么意思?

    你没见那女人见到他时眉眼含情吗?

    你是

    嘿嘿,我虽不清楚这家店的背景,但我知道,这掌柜是宣阳坊一等一的人物。

    哦?

    你道他家的生意为何如此好?

    还有,一碗灵沙臛,竟然卖三十六钱?笑话!我告诉你,这厮是这条街有名的美男子,不晓得多少女儿家为他神魂颠倒。这光景你看着冷清,到晚上这里就人满为患。

    我有几次夜间值夜,路过此地,莺莺燕燕,景色可是好的很呢。

    苏大为点点头,道:可认得刚才那女人?

    不认得,不过我知道,她应该是越王府的人。

    哦?

    刚才她经过时,我无意间看到她的腰带。

    那是越王府定制的腰带,东市张大娘的艺。这个款式,是越王府独有的款式,我因为见到过,所以认得出来对了,你找我来,不会就是请我吃灵沙臛吧。

    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这个,太甜了。

    咱们出去再。

    好!

    苏大为起身,取了钱放在了案子上,然后叫上沈元离开。

    到底什么事?

    帮我个忙,打听一下这家店的来历,还有那个女人的身份。

    作甚?

    你别管,帮我打听就是。

    苏庆节见苏大为不肯,也就没有再询问。

    三人沿着十字街,走出了宣阳坊。

    突然,苏庆节停下脚步,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

    那个女人,我见过。

    哦?

    她,好像是叫武顺?嗯,就是这个名字,越王府法曹贺兰越石的浑家,好像是应国公武士彟的大女儿。嗯,没错,就是她!七月贺兰越石家里发生了一桩杀人案,我和马大惟曾去过他家,所以见过这女人。我跟你,这女人很是风骚媚人。

    杀人案?

    是啊,他家婢女惨遭分尸。

    县君好像和贺兰越石认识,所以命我们前去查看。

    结果呢?

    结果?

    苏庆节道:没有结果。

    那婢女显然是被诡异杀害,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好在,贺兰越石这人还算不错,给了那婢女家眷不少钱。你也知道,那婢女毕竟是死在他家里,他难辞其咎。

    被诡异杀害?

    是啊!

    苏庆节道:后来太史局的人也去了,一样没有查到线索。

    苏大为听了,轻轻点头。

    时已过了午后,苏庆节提议,去东市的鬼不理毕罗店吃饭。

    这家毕罗店,在长安名气不。之所以叫鬼不理,据还有一段非常有趣的传。

    那是隋朝年间,一个恶少死后,被鬼差捉拿。

    恶少并不想死,于是试图贿赂鬼差送他还阳,就请鬼差吃毕罗。哪知道,鬼差走到毕罗店门口,立刻捂着鼻子,把恶少带走了。因为这个事情,长安很多人都想来这家毕罗店尝尝连鬼都不愿意吃的毕罗是什么滋味。哪知道,鬼不愿意吃的毕罗,对人而言却极其美味。于是乎,鬼不理之名,也就由那个时候流传了下来

    故事真假?无从考据。

    不过苏大为倒是觉得,这家毕罗的味道,的确不错。

    最近如何?

    还好吧,新任县君虽严厉,但做事倒也公允。

    再了,之前他在崇圣寺见过我,自然也不会怎么刁难我。我呢,也给他面子,反正大家和和气气的,他也没必要找我麻烦,你是不是?就是没以前那么自在。

    哈,那你不难受?

    我有甚难受,摘了面具,谁认识我?

    万事有马大惟在那边顶着,有事了我就去,没事了就我在外面查案,也没人管我。

    苏庆节得意洋洋,抿了一口酒。

    倒是你,听你们长安县不良,斗得很厉害啊。

    有吗?我不知道。

    哈,我都听了,陈十一郎做了不良帅以后,有点得意。

    不清楚,我最近一直在大理寺帮忙,天晓得县衙那边是什么情况。

    大理寺?

    苏庆节愣了一下,旋即恍然道:新罗使者的事情?

    到这里,他突然一拍桌子,阿弥,我知道了那家果子店,和那件案子有关?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来看看。

    如此,你放心,我会帮你盯着这边。

    苏大为点点头,举杯和苏庆节碰了一下,话锋也随之一转道:对了,上次咱们抓的那些人,情况如何?

    你咱们那天在丰邑坊抓的人?

    嗯。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估摸着尉迟也不知道。

    苏庆节压低声音道:那些人是太尉府要抓的人,尉迟只负责抓人,后面有太尉府的人接。不过因为那个事,他可是露了一把脸。据,太尉对他也非常满意。

    改天一起吃酒,我估摸着,他快要升官了!

    苏大为道:行啊,你约他就好。

    行,那我回头找他,到时候去你家吃酒。

    为什么来我家?

    你乔迁新居,我还没向你道贺呢。

    苏大为笑着点点头道:那好,等这个案子结束了,咱们再一醉方休。

    需要我帮忙吗?

    帮我盯着那家店,顺便帮我打听一下,他前几日换了一批桌案。那些老旧桌案,是怎么处理的。

    嗯,这个事情,找马大惟出面比较好。

    只要不惊动他们,由你决定。还有一件事,你也帮我打听一下。金德秀被害当日,谁家有迎亲的队伍出现在宣阳坊附近?

    苏庆节愣了一下,旋即点头道:这个好办,我去找胡麻子打听就是。

    吃完饭,苏大为带着沈元返回长安县。

    在回去的路上,苏大为突然想起一件事,道:大白熊,你如今住在哪里?

    沈元道:拐子爷让我暂时住在县衙,晚上还可以看门。

    住县衙?

    苏大为立刻反应过来,沈元很可能是住在不良人公廨的值守班房。

    他想了想,道:住在县衙,诸多不便。

    如果只是暂住还好,住的久了,怕会有人闲话。

    大白熊,愿不愿意住我家里?我那边倒是有房子,你要愿意的话,我回去和阿娘一声,改天你就搬来吧。

    好啊!

    沈元不假思索,立刻就答应下来。

    你倒是不客气。

    苏大为笑道。

    而沈元则挠挠头,嘿嘿笑了。

    两人一边,一边往回走。

    在快到县衙的时候,就见南九郎从侧门跑出来。

    他远远就看到了苏大为两人,忙快步上前,向苏大为行礼。

    苏帅,刚才大理寺来人,是要你立刻前往大理寺报到。

    啥?

    苏大为露出愕然之色。

    他早就在大理寺报过到,只是报到之后,李思文好像就把他遗忘了似地,再也没有召见过他。

    突然派人找他,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才,大理寺那边的人刚走。

    苏大为立刻道:沈元,你和九郎先回县衙,我立刻去大理寺。

    完,苏大为转身就走。

    他来到顺义门外,先检验了腰牌,然后径自往大理寺跑去。

    进了大理寺后,他就直奔李思文所在的院落。只是才来到院门口,迎面就见李思文一身官服,带着两个杂役往外走。

    李思文看到苏大为,显得很平静。

    他朝苏大为点点头,而后沉声道:苏大为,随我来。

    李主簿,咱们去哪里?

    金法敏来了,侯寺正让咱们过去。看更多好看的!威信公号:hhxs665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